陈平志贪污一案

作者:原创  信息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  浏览次数:61 [打印此页 关闭此页]

 

 

广东省乳源瑶族自治县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8)粤0232刑初1   

 

公诉机关乳源瑶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陈平志,男,1966126日出生,居民身份证号码440203196612061816,汉族,大专文化,广东省韶关市军用供应站站长,广东省韶关市人,住广东省韶关市武江区新华北路志兴金碧园A604房。因涉嫌贪污罪,于201789日被羁押,同月11日被刑事拘留,同月28日被逮捕,现羁押于韶关市看守所。

辩护人邓国丰,系广东金韶律师事务所律师。

乳源瑶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以乳检公诉刑诉字〔201793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陈平志犯贪污罪,于201812日向本院提起公诉,经韶关市中级人民法院指定由本院进行审理。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乳源瑶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李湘霞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陈平志及辩护人邓国丰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乳源瑶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陈平志担任韶关市军用供应站(以下简称“军供站”)站长期间,利用其直接分管财务的职务便利,从2012年至2017年,多次以虚开发票、虚增发票金额、个人消费后拿发票到单位报销、虚增工程量等方式从军供站贪污公款1091361.8元人民币(以下均指人民币)供个人使用,具体情况如下:

一、利用浈江区犁市镇兴隆杂货店第一分店发票贪污207000元。2012年开始,陈平志经常从军供站借出现金供个人消费使用,一直未归还。为了冲抵这些借款,陈平志指使单位财务张广华到外面开些粮油发票冲抵其在军供站的借款。之后,张广华找到丛林山庄的财务余贤梅帮忙,希望余贤梅能帮助其虚开发票,余贤梅答应帮忙,但要求税钱由军供站出。不久,余贤梅通过同事张再生找到老乡黄旭珊帮忙。在黄旭珊的帮忙下,找到了愿意虚开发票的浈江区犁市镇兴隆杂货店第一分店老板林炳林。在2012年至2013年期间,林炳林用其经营的浈江区犁市镇兴隆杂货店第一分店虚开了7张顾客名称为军供站的发票,具体如下:12012813日金额为20000元;22012107日金额为30000元;320121123日金额为30000元;42013226日金额为37000元;52013617日金额为30000元;6201392日金额为35000元;720131225日金额为25000元。以上7张发票的发票金额共计为207000元,在陈平志的指示下,张广华先后将这7张发票用军供站的公款报销入账,冲抵了陈平志之前在军供站的借款。

二、利用韶关市大鼎食品有限公司发票贪污176498.8元。陈平志于2010年经朋友介绍认识黄桂强,双方逐渐熟悉起来。在陈平志的帮助下,20156月开始,黄桂强的韶关市大鼎食品有限公司(下称“大鼎公司”)为军供站提供食材配送服务。20157月份左右,陈平志去到黄桂强的办公室喝茶聊天的时候,陈平志问黄桂强能不能帮其虚开一些发票,套点钱出来把他自己个人消费的烟酒、餐费支付掉,黄桂强表示没问题。之后,在陈平志的授意下,黄桂强利用虚开发票或者虚增供应量虚增发票金额的方式多次从军供站账户或者财政账户上套取现金给陈平志。经核查军供站账本,军供站在2015年和2016年一共支付给大鼎公司食材货款295457.03元。而军供站供应科科长柳芙蓉根据其保留的大鼎公司的送货单统计2015年至2016年大鼎公司实际配送到军供站的食材货款总计为118958.23元,与军供站结算给大鼎公司的食材货款295457.03元相差176498.8元,相差的这176498.8元即为陈平志通过黄桂强虚开发票或者虚增供应量虚增发票金额的方式套取的公款。

三、利用武江区金醇商行发票贪污23707元。陈平志于2013年上半年经朋友介绍认识了武江区金醇商行的老板张松妹。之后,陈平志偶尔安排下属去金醇商行购买一些烟酒用于公务接待。由于2014年陈平志从军供站借出不少现金一直未归还,为了从军供站套取公款还掉这些账,在201412月份的一天,陈平志去到金醇商行找张松妹帮忙虚开发票欲从军供站套钱出来用。张松妹同意后,陈平志很快便安排军供站的财务在20141215日转了一笔23707元的款项到金醇商行帐户。第二天上午,张松妹就把这笔23707元的现金给了陈平志,并且张松妹还按照转账金额帮陈平志开好对应金额的发票,让陈平志再拿发票回单位报销入账。这笔23707元的款项被陈平志自己用于个人消费使用。

四、利用韶关市浈江区丛林山庄发票贪污30307元。陈平志于2008年左右在韶关市浈江丛林山庄吃饭时认识了丛林山庄的老板张松岩。陈平志任军供站站长后,因业务往来需要,逐渐与张松岩熟悉起来。因陈平志经常在外宴请亲戚朋友,直到2014年仍有很多地方尚未结账。为了从军供站套取公款还账,在201412月的一天,陈平志来到丛林山庄张松岩的办公室,在喝茶的时候陈平志向张松岩提出年底很多地方需要用钱,问张松岩能否帮忙多开一张发票,帮其套点钱出来用,张松岩表示没问题,并安排了员工在20141216日虚开了一张金额为30307元的发票给陈平志拿回军供站报账。陈平志回到军供站后便安排财务转账30307元给浈江丛林山庄,张松岩很快就将3万元现金提取出来交给了陈平志。这笔3万多元的款项被陈平志用于个人消费使用了。

五、利用韶关市潮兴酒楼发票贪污77361元。陈平志任军供站站长后,经常宴请亲戚朋友在潮兴酒楼聚餐吃喝,并在消费后开具军供站发票拿回单位报销。经查,2012年至2015年期间,陈平志用军供站的公款支付了其个人在潮兴酒楼的消费共计77361元,其中2012612日消费7546元、2012823日消费18197元、20121225日消费8250元、2013121日消费23550元、201396日消费14268元、2013925日共消费5550元。

六、利用韶关市鸿发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的发票贪污214035元。陈平志于2012年上半年认识了韶关市鸿发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鸿发公司”)老板郑良松。之后,陈平志宴请亲戚朋友聚餐吃喝时,经常在鸿发公司购买烟酒后直接签单,然后让单位财务用公款来鸿发公司结账,并开具相对应金额的发票去单位入账报销,即以公务接待的名义来支付陈平志的个人消费,以及从鸿发公司虚开发票套取军供站的公款,为了应付查账,陈平志还叫郑良松虚开了一些粮油购物清单。具体情况如下:(1)、20141月初,陈平志找到郑良松,说他会安排军供站财务转2万元到鸿发公司,到账后叫郑良松取现给回他,并叫郑良松开好相应金额的发票给他。郑良松答应了。2014128日陈平志安排军供站财务转账20000元到鸿发公司,郑良松取现后通知陈平志到鸿发公司拿走了这20000元。后郑良松开出3张发票共计20000元给陈平志入账报销。(2)、另外陈平志还要求郑良松虚开了4次发票共计26890元,陈平志将上述发票拿到军供站报销冲他之前在军供站的借款。(3)、从2012年至2015年期间,陈平志在鸿发公司购买烟酒等供个人使用一共消费了167145元,这些费用鸿发公司都开出了发票,陈平志安排军供站财务用公款支付报销。以上陈平志利用鸿发公司的发票从军供站套取公款214035元供个人消费使用。

七、利用浈江区龙豪百货店发票贪污122196元。犯罪嫌疑人陈平志于2012年上半年通过其司机陈海流认识了武江区新乐乐商行的老板乐润雄。之后,陈平志经常自己或者安排司机陈海流去该商行购买烟酒供个人消费或者公务接待。由于新乐乐商行无法开具发票,难以在军供站报账结算。为了方便结算,陈平志每次在新乐乐商行消费后,乐润雄都在其姐姐乐莲燕经营的武江区龙豪便利店(2012年期间)或浈江区龙豪百货店(2013年至2014年)开具相对应金额的发票,然后再将发票给军供站报销。2012年至2015期间,陈平志个人和单位在新乐乐商行消费共计30多万元,其中军供站结算了247146元,其他部分是由陈平志个人用现金结算。军供站结算的247146元中,2012年以武江区龙豪便利店开出的发票结算的124950元是属于军供站的单位消费;2013年至2014年以浈江区龙豪百货店开出的发票结算的122196元是属于陈平志用单位公款支付的个人消费。

八、利用浈江区古巷思源商行发票贪污144257元。陈平志经陈海流推荐从2012年开始在浈江区古巷思源商行购买烟酒用于宴请亲戚朋友等个人消费,并用军供站公款进行结账报销。到2012年底,陈平志在古巷思源商行购买烟酒供自己消费共计花费10108元,这10108元全部用发票以公务接待的名义在军供站用公款报销。另外,陈平志经常在外消费以及在军供站借出现金供自己使用,为了归还在外的消费以及冲抵其从军供站的借款,便安排陈海流去古巷思源虚开发票套取军供站的公款。陈平志一般先安排财务把钱转到古巷思源商行的账户上,然后再安排司机陈海流从古巷思源商行把对应金额的现金全部拿回来供陈平志个人消费使用。经查,2012年至2014年期间,陈平志多次通过陈海流在古巷思源商行虚开发票,虚开的发票金额总额共计134149元,这些虚开的发票均由陈平志通过军供站报销后把钱供其个人消费使用了。以上陈平志利用古巷思源商行的发票从军供站套取的公款144257元全部用于其个人消费使用。

九、利用韶关市开门红广告设计装饰有限公司发票贪污96000元。陈平志在军供站任站长期间,韶关市开门红广告设计装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开门红公司)承接了军供站的大部分维修、改造工程,陈平志为了从工程项目中套取公款供个人消费使用,便跟开门红公司股东张伟珠提出要以虚增工程量的方式虚增发票金额从军供站套钱出来供其使用,张伟珠听后表示同意。陈平志通过开门红公司虚增了4个工程的工程量套取了公款共计96000元。在陈平志的安排下,张伟珠于2013122日从开门红公司账户转给浈江区六和兴商行账户30000元,浈江区六和兴商行老板郑良松收到这30000元后取现交给了陈平志;20151222日从开门红公司账户转给韶关市大鼎食品有限公司账户44000元,大鼎公司老板黄桂强收到这44000元后取现交给了陈平志;201624日先从开门红公司账户转钱到公司财务张清顺个人建行账户,再转给陈平志母亲周珍玲建行账户22000元,该账户一直由陈平志个人使用。上述三笔共计96000元陈平志都用于个人消费了,即陈平志利用开门红公司通过虚增工程量虚增发票金额的方式套取了军供站的公款9.6万元人民币。

2017731,被告人陈平志在接受中国共产党韶关市纪律检查委员会(以下简称“中共韶关市纪委”)审查期间,主动交代了组织尚未掌握的其利用职务便利和单位管理漏洞挪用公款、贪污公款的事实。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陈平志担任军供站站长期间,利用其直接分管财务的职务便利,从2012年至2017年,多次以虚开发票、虚增发票金额、个人消费后拿发票到单位报销、虚增工程量等方式从军供站贪污公款1091361.8元供个人使用,数额巨大,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条第一款之规定,应当以贪污罪追究刑事责任;被告人陈平志在中共韶关市纪委审查期间,主动交代了其贪污公款的事实,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系自首,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二条的规定,提起公诉,请依法判处。

被告人陈平志对公诉机关指控其犯贪污罪的犯罪事实不持异议,当庭认罪。

辩护人邓国丰的辩护意见:首先、对公诉机关指控的被告人陈平志涉嫌贪污罪没有异议;其次、被告人具有自首情节,依法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最后、被告人自愿认罪,具有明显的悔罪表现,应当酌情予以从轻处罚。综上所述,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成立,但鉴于被告人具有法定和酌定的从轻、减轻处罚情节,请法院本着惩罚和教育相结合的原则,在量刑处罚时从轻、减轻处罚,给被告人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陈平志担任韶关市军用供应站(以下简称“军供站”)站长期间,利用其直接分管财务的职务便利,从2012年至2017年,多次以虚开发票、虚增发票金额、个人消费后拿发票到单位报销、虚增工程量等方式从军供站贪污公款1091361.8元人民币(以下均指人民币)供个人使用,具体情况如下:

一、利用浈江区犁市镇兴隆杂货店第一分店发票贪污207000元。2012年开始,陈平志经常从军供站借出现金供个人消费使用,一直未归还。为了冲抵这些借款,陈平志指使单位财务张广华到外面开些粮油发票冲抵其在军供站的借款。之后,张广华找到丛林山庄的财务余贤梅帮忙,希望余贤梅能帮助其虚开发票,余贤梅答应帮忙,但要求税钱由军供站出。不久,余贤梅通过同事张再生找到老乡黄旭珊帮忙。在黄旭珊的帮忙下,找到了愿意虚开发票的浈江区犁市镇兴隆杂货店第一分店老板林炳林。在2012年至2013年期间,林炳林用其经营的浈江区犁市镇兴隆杂货店第一分店虚开了7张顾客名称为军供站的发票,具体如下:12012813日金额为20000元;22012107日金额为30000元;320121123日金额为30000元;42013226日金额为37000元;52013617日金额为30000元;6201392日金额为35000元;720131225日金额为25000元。以上7张发票的发票金额共计为207000元,在陈平志的指示下,张广华先后将这7张发票用军供站的公款报销入账,冲抵了陈平志之前在军供站的借款。

二、利用韶关市大鼎食品有限公司发票贪污176498.8元。陈平志于2010年经朋友介绍认识黄桂强,双方逐渐熟悉起来。在陈平志的的帮助下,20156月开始,黄桂强的韶关市大鼎食品有限公司(下称“大鼎公司”)为军供站提供食材配送服务。20157月份左右,陈平志去到黄桂强的办公室喝茶聊天的时候,陈平志问黄桂强能不能帮其虚开一些发票,套点钱出来把他自己个人消费的烟酒、餐费支付掉,黄桂强表示没问题。之后,在陈平志的授意下,黄桂强利用虚开发票或者虚增供应量虚增发票金额的方式多次从军供站账户或者财政账户上套取现金给陈平志。经核查军供站账本,军供站在2015年和2016年一共支付给大鼎公司食材货款295457.03元。而军供站供应科科长柳芙蓉根据其保留的大鼎公司的送货单统计2015年至2016年大鼎公司实际配送到军供站的食材货款总计为118958.23元,与军供站结算给大鼎公司的食材货款295457.03元相差176498.8元,相差的这176498.8元即为陈平志通过黄桂强虚开发票或者虚增供应量虚增发票金额的方式套取的公款。

三、利用武江区金醇商行发票贪污23707元。陈平志于2013年上半年经朋友介绍认识了武江区金醇商行的老板张松妹。之后,陈平志偶尔安排下属去金醇商行购买一些烟酒用于公务接待。由于2014年陈平志从军供站借出不少现金一直未归还,为了从军供站套取公款还掉这些账,在201412月份的一天,陈平志去到金醇商行找张松妹帮忙虚开发票欲从军供站套钱出来用。张松妹同意后,陈平志很快便安排军供站的财务在20141215日转了一笔23707元的款项到金醇商行帐户。第二天上午,张松妹就把这笔23707元的现金给了陈平志,并且张松妹还按照转账金额帮陈平志开好对应金额的发票,让陈平志再拿发票回单位报销入账。这笔23707元的款项被陈平志自己用于个人消费使用。

四、利用韶关市浈江区丛林山庄发票贪污30307元。陈平志于2008年左右在韶关市浈江丛林山庄吃饭时认识了丛林山庄的老板张松岩。陈平志任军供站站长后,因业务往来需要,逐渐与张松岩熟悉起来。因陈平志经常在外宴请亲戚朋友,直到2014年仍有很多地方尚未结账。为了从军供站套取公款还账,在201412月的一天,陈平志来到丛林山庄张松岩的办公室,在喝茶的时候陈平志向张松岩提出年底很多地方需要用钱,问张松岩能否帮忙多开一张发票,帮其套点钱出来用,张松岩表示没问题,并安排了员工在20141216日虚开了一张金额为30307元的发票给陈平志拿回军供站报账。陈平志回到军供站后便安排财务转账30307元给浈江丛林山庄,张松岩很快就将3万元现金提取出来交给了陈平志。这笔3万元的款项被陈平志用于个人消费使用了。

五、利用韶关市潮兴酒楼发票贪污77361元。陈平志任军供站站长后,经常宴请亲戚朋友在潮兴酒楼聚餐吃喝,并在消费后开具军供站发票拿回单位报销。经查,2012年至2015年期间,陈平志用军供站的公款支付了其个人在潮兴酒楼的消费共计77361元,其中2012612日消费7546元、2012823日消费18197元、20121225日消费8250元、2013121日消费23550元、201396日消费14268元、2013925日共消费5550元。

六、利用韶关市鸿发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的发票贪污214035元。陈平志于2012年上半年认识了韶关市鸿发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鸿发公司”)老板郑良松。之后,陈平志宴请亲戚朋友聚餐吃喝时,经常在鸿发公司购买烟酒后并直接签单,然后让单位财务用公款来鸿发公司结账,并开具相对应金额的发票去单位入账报销,即以公务接待的名义来支付陈平志的个人消费,以及从鸿发公司虚开发票套取军供站的公款,为了应付查账,陈平志还叫郑良松虚开了一些粮油购物清单。具体情况如下:120141月初,陈平志找到郑良松,说他会安排军供站财务转2万元到鸿发公司,到账后叫郑良松取现给回他,并叫郑良松开好相应金额的发票给他。郑良松答应了。2014128日陈平志安排军供站财务转账20000元到鸿发公司,郑良松取现后通知陈平志到鸿发公司拿走了这20000元。后郑良松开出3张发票共计20000元给陈平志入账报销。2、陈平志还要求郑良松虚开了4次发票共计26890元,陈平志将上述发票拿到军供站报销冲他之前在军供站的借款。3、从2012年至2015年期间,陈平志在鸿发公司购买烟酒等供个人使用一共消费了167145元,这些费用鸿发公司都开出了发票,陈平志安排军供站财务用公款支付报销。以上陈平志利用鸿发公司的发票从军供站套取公款214035元供个人消费使用。

七、利用浈江区龙豪百货店发票贪污122196元。犯罪嫌疑人陈平志于2012年上半年通过其司机陈海流认识了武江区新乐乐商行的老板乐润雄。之后,陈平志经常自己或者安排司机陈海流去该商行购买烟酒供个人消费或者公务接待。由于新乐乐商行无法开具发票,难以在军供站报账结算。为了方便结算,陈平志每次在新乐乐商行消费后,乐润雄都在其姐姐乐莲燕经营的武江区龙豪便利店(2012年期间)或浈江区龙豪百货店(2013年至2014年)开具相对应金额的发票,然后再将发票给军供站报销。2012年至2015期间,陈平志个人和单位在新乐乐商行消费共计30多万元,其中军供站结算了247146元,其他部分是由陈平志个人用现金结算。军供站结算的247146元中,2012年以武江区龙豪便利店开出的发票结算的124950元是属于军供站的单位消费;2013年至2014年以浈江区龙豪百货店开出的发票结算的122196元是属于陈平志用单位公款支付的个人消费。

八、利用浈江区古巷思源商行发票贪污144257元。陈平志经陈海流推荐从2012年开始在浈江区古巷思源商行购买烟酒用于宴请亲戚朋友等个人消费,并用军供站公款进行结账报销。到2012年底,陈平志在古巷思源商行购买烟酒供自己消费共计花费10108元,这10108元全部用发票以公务接待的名义在军供站用公款报销。另外,陈平志经常在外消费以及在军供站借出现金供自己使用,为了归还在外的消费以及冲抵其从军供站的借款,便安排陈海流去古巷思源虚开发票套取军供站的公款。陈平志一般先安排财务把钱转到古巷思源商行的账户上,然后再安排司机陈海流从古巷思源商行把对应金额的现金全部拿回来供陈平志个人消费使用。经查,2012年至2014年期间,陈平志多次通过陈海流在古巷思源商行虚开发票,虚开的发票金额总额共计134149元,这些虚开的发票均由陈平志通过军供站报销后把钱供其个人消费使用了。以上陈平志利用古巷思源商行的发票从军供站套取的公款144257元全部用于其个人消费使用。

九、利用韶关市开门红广告设计装饰有限公司发票贪污96000元。陈平志在军供站任站长期间,韶关市开门红广告设计装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开门红公司)承接了军供站的大部分维修、改造工程,陈平志为了从工程项目中套取公款供个人消费使用,便跟开门红公司股东张伟珠提出要以虚增工程量的方式虚增发票金额从军供站套钱出来供其使用,张伟珠听后表示同意。陈平志通过开门红公司虚增了4个工程的工程量套取了公款共计96000元。在陈平志的安排下,张伟珠于2013122日从开门红公司账户转给浈江区六和兴商行账户30000元,浈江区六和兴商行老板郑良松收到这30000元后取现交给了陈平志;20151222日从开门红公司账户转给韶关市大鼎食品有限公司账户44000元,大鼎公司老板黄桂强收到这44000元后取现交给了陈平志;201624日先从开门红公司账户转钱到公司财务张清顺个人建行账户,再转给陈平志母亲周珍玲建行账户22000元,该账户一直由陈平志个人使用。上述三笔共计96000元陈平志都用于个人消费了,即陈平志利用开门红公司通过虚增工程量虚增发票金额的方式套取了军供站的公款9.6万元人民币。

另查明,2017731日,被告人陈平志在接受中共韶关市纪委审查期间,主动交代了组织尚未掌握的其利用职务便利和单位管理漏洞挪用公款、贪污公款的事实。

上述事实,被告人陈平志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并有下列经举证、质证、认证的证据予以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1.立案决定书,证实本案于2017810日立案侦查;

2.被告人陈平志个人信息表、违法犯罪记录查询,干部履历表、任免文件、广东省韶关市军用供应站领导干部任职文件、领导分工通知、机构编制方案等材料,证实被告人陈平志是完全刑事责任能力人,具有国家工作人员身份,且无犯罪前科的事实。

3.《关于办理广东省韶关军用供应站站长陈平志案的情况说明》,证实被告人陈平志于2017731日接受审查,在接受审查期间,被告人陈平志主动交代了组织尚未掌握的其利用职务便利和单位漏洞挪用公款、贪污公款的事实。

4. 韶关市军供站的事业单位法人证书、相关岗位职责、财务管理办法等相关规章制度等材料,证实韶关市军供站的单位性质、相关涉案人员(会计、出纳)岗位职责以及军供站财务管理办法。

5. 韶关市军用供应站银行流水资料,证实韶关军供站和相关业务单位的银行流水往来情况。

6. 张广华、潘永精、余贤梅、张再生、黄旭珊、林炳林的证人证言,犁市镇兴隆杂货店第一分店的工商登记资料,韶关市军供站提供的军供站与犁市镇兴隆杂货店第一分店的发票、记账凭证等材料,证实被告人陈平志利用犁市镇兴隆杂货店第一分店贪污207000元的事实。

7.柳芙蓉、潘永精、黄桂强的证人证言及相关书证,韶关市大鼎食品有限公司的工商登记资料,韶关市财政局提供的2011-2017年关于拨款给韶关军用供应站的相关材料,韶关市军供站提供的2011-2017年供应通报,韶关市大鼎食品有限公司提供的送货单、统计表格、发票、记账凭证等材料,柳芙蓉提供的其保管的结算清单、送货单、日记本、计划清单及《柳芙蓉统计接待供应部队情况》等资料,韶关市公信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提供的韶关军用供应站审计材料,证实被告人陈平志利用韶关市大鼎食品有限公司贪污176498.8元的事实。

8.张松妹的证人证言,武江区金醇商行的工商登记资料及银行流水,韶关市军供站提供的军供站与武江区金醇商行的发票、记账凭证等材料,证实被告人陈平志利用武江区金醇商行贪污23707元的事实。

9. 张松岩的证人证言及相关书证,韶关市浈江丛林山庄的工商登记资料,韶关市军供站提供的军供站与韶关市浈江丛林山庄的发票、记账凭证等材料,证实被告人陈平志利用浈江区丛林山庄贪污30307元的事实。

10. 何芊锦的证人证言,韶关市潮兴酒楼的工商登记资料,韶关市军供站提供的军供站与韶关市潮兴酒楼的发票、记账凭证等材料,证实被告人陈平志利用韶关市潮兴酒楼贪污77361元的事实。

11. 郑良松的证人证言,韶关市鸿发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的工商登记资料,韶关市军供站提供的军供站与韶关市鸿发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的发票、记账凭证等材料,证实被告人陈平志利用韶关市鸿发实业发展有限公司贪污214035元的事实。

12. 乐润雄、乐莲燕的证人证言,武江区新乐乐食品商行、武江区龙豪便利店、浈江区龙豪百货店的工商登记资料,韶关市军供站提供的军供站与韶关市浈江区东东贸易商行、韶关市浈江区龙豪百货店、武江区龙豪便利店的发票及记账凭证等材料,证实被告人陈平志利用浈江区龙豪百货店贪污122196元的事实。

13. 谢凤明的证人证言及相关书证、浈江区古巷思源商行的工商登记资料,韶关市军供站提供的军供站与浈江区古巷思源商行的发票、记账凭证等材料,证实被告人陈平志利用浈江区古巷思源商行贪污144257元的事实。

14. 林朝光、张伟珠、张清顺、郑良松、黄桂强的证人证言及相关书证,浈江区六和兴商行、韶关市开门红广告设计装饰有限公司的工商登记资料,韶关市军供站提供的军供站与韶关市开门红广告设计装饰有限公司的发票、记账凭证、相关工程合同等材料,韶关市开门红广告设计装饰有限公司提供与韶关市军供站签订的所有工程装修合同及相关凭证、发票等材料,韶关市开门红广告公司财务张清顺的银行流水,证实被告人陈平志利用韶关市开门红广告设计装饰有限公司贪污96000元的事实。

15. 张广华的证人证言及其提供的陈平志从韶关军供站公账上取现开具的借条复印件等相关书证,陈海流、袁水南、肖卫国、禤建雄、冯军、肖向平、周燕庆、黄琳的证人证言及相关书证,证实被告人陈平志贪污的事实。

16.被告人陈平志的供述与辩解,证实其利用职务便利,贪污公款1091361.8元的事实。

本院认为,被告人陈平志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吞公共财务共计人民币1091361.8元,数额巨大,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条第一款之规定,已构成贪污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所指控的罪名成立,本院予以采纳,依法应追究被告人陈平志犯贪污罪的刑事责任。被告人陈平志在接受中共韶关市纪委审查期间,主动交代了其贪污公款的事实,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系自首,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综上所述,根据被告人陈平志的犯罪事实、犯罪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及第二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四十五条、第四十七条、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九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第一款、第十九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职务犯罪案件认定自首、立功等量刑情节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一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陈平志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89日起至202088日止。被告人已缴纳罚金20000元,剩余罚金180000元限于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缴纳。)

二、追缴被告人陈平志犯罪所得人民币1091361.8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广东省韶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廖聪有   

              谢碑养   

              钟庆田   

 

 

二○一八年三月十九日   

 

            罗斌衡   

                   

附本案适用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四十五条 有期徒刑的期限,除本法第五十条、第六十九条规定外,为六个月以上十五年以下。

第四十七条 有期徒刑的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

 

第五十二条 判处罚金,应当根据犯罪情节决定罚金数额。

 

第五十三条 罚金在判决指定的期限内一次或者分期缴纳。期满不缴纳的,强制缴纳。对于不能全部缴纳罚金的,人民法院在任何时候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以执行的财产,应当随时追缴。
  由于遭遇不能抗拒的灾祸等原因缴纳确实有困难的,经人民法院裁定,可以延期缴纳、酌情减少或者免除。

第六十四条 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

 

第六十七条 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第九十三条 本法所称国家工作人员,是指国家机关中从事公务的人员。
  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及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国家工作人员论。

 

第三百八十二条 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吞、窃取、骗取或者以其他手段非法占有公共财物的,是贪污罪。
  受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委托管理、经营国有财产的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吞、窃取、骗取或者以其他手段非法占有国有财物的,以贪污论。
  与前两款所列人员勾结,伙同贪污的,以共犯论处。

 

第三百八十三条 对犯贪污罪的,根据情节轻重,分别依照下列规定处罚:
  (一)贪污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较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
  (二)贪污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三)贪污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数额特别巨大,并使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的,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
  对多次贪污未经处理的,按照累计贪污数额处罚。
  犯第一款罪,在提起公诉前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真诚悔罪、积极退赃,避免、减少损害结果的发生,有第一项规定情形的,可以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有第二项、第三项规定情形的,可以从轻处罚。
  犯第一款罪,有第三项规定情形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人民法院根据犯罪情节等情况可以同时决定在其死刑缓期执行二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二条 贪污或者受贿数额在二十万元以上不满三百万元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规定的数额巨大,依法判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贪污数额在十万元以上不满二十万元,具有本解释第一条第二款规定的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规定的其他严重情节,依法判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受贿数额在十万元以上不满二十万元,具有本解释第一条第三款规定的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规定的其他严重情节,依法判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第十九条 对贪污罪、受贿罪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的,应当并处十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的罚金;判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应当并处二十万元以上犯罪数额二倍以下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的,应当并处五十万元以上犯罪数额二倍以下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对刑法规定并处罚金的其他贪污贿赂犯罪,应当在十万元以上犯罪数额二倍以下判处罚金。

 

《关于办理职务犯罪案件认定自首、立功等量刑情节若干问题的意见》

一、关于自首的认定和处理

根据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成立自首需同时具备自动投案和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两个要件。犯罪事实或者犯罪分子未被办案机关掌握,或者虽被掌握,但犯罪分子尚未受到调查谈话、讯问,或者未被宣布采取调查措施或者强制措施时,向办案机关投案的,是自动投案。在此期间如实交代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的,应当认定为自首。
  犯罪分子向所在单位等办案机关以外的单位、组织或者有关负责人员投案的,应当视为自动投案。
  没有自动投案,在办案机关调查谈话、讯问、采取调查措施或者强制措施期间,犯罪分子如实交代办案机关掌握的线索所针对的事实的,不能认定为自首。
  没有自动投案,但具有以下情形之一的,以自首论:(1)犯罪分子如实交代办案机关未掌握的罪行,与办案机关已掌握的罪行属不同种罪行的;(2)办案机关所掌握线索针对的犯罪事实不成立,在此范围外犯罪分子交代同种罪行的。
  单位犯罪案件中,单位集体决定或者单位负责人决定而自动投案,如实交代单位犯罪事实的,或者单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自动投案,如实交代单位犯罪事实的,应当认定为单位自首。单位自首的,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直接责任人员未自动投案,但如实交代自己知道的犯罪事实的,可以视为自首;拒不交代自己知道的犯罪事实或者逃避法律追究的,不应当认定为自首。单位没有自首,直接责任人员自动投案并如实交代自己知道的犯罪事实的,对该直接责任人员应当认定为自首。
  对于具有自首情节的犯罪分子,办案机关移送案件时应当予以说明并移交相关证据材料。
  对于具有自首情节的犯罪分子,应当根据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结合自动投案的动机、阶段、客观环境,交代犯罪事实的完整性、稳定性以及悔罪表现等具体情节,依法决定是否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以及从轻、减轻处罚的幅度。